1. 贺州观点-狼雨动漫 苗族婚俗简介 苗族人在婚恋过程中有何习俗

      作者: admin 分类: 贺州房产 发布时间: 2019-12-14 13:41

        通过这餐饭,虽然双方都没有明说什么,但大家都心知肚明,男方与女方也在这次合作中加深认识,女方如果对男方有好感,她不仅不还男方的信物,男方从她身上抢随身信物时她也半推半就,因为苗族女人永远把主动权交给自己心爱的男人。

        通过几天时间的考虑,男方就要准备第二次去女方家提亲,这次是关键,因为如果去了,女方没有第一时间把第一次去的信物归还男方,就是要等待男方再来,而且这次来男方就要带上一对鸡(一公一母),两瓶酒。这次的话题就接前次的,直截了当。鸡带来后,女方家是不帮忙的,要杀要放全屏男方和媒人自己动手,找碗找筷摆桌子就当在自己家一样,krovision.com,当然不是不可以请人帮忙,很简单只要你发只烟给在场的同辈人,请他们帮忙他们也很乐意。

        

        苗族婚礼在迎亲时“去单回双”的人数要求是很严格的,一般是去9人,回10人。人数包括:迎亲官2人(一男一女,必须是一对原配夫妻);大名公、二名公2人;押送礼金、礼物1人;挑担官1人;新郎、伴郎2人;伴娘1人;回来时加上新娘就是10人。可是如果有送亲的,也要算好加在迎亲队伍里必须是双数。

        这两个媒人有主有次,主的叫“大名公”,次的叫“二名公”。这两人去之前要同男方主人商量好底线,在不超出底线的情况下一口应承下来,表示可以当担此任,如果超出底线就说“我们只是受男方父母一杆烟,承担不了如此重任,等同父母商量再说”。

        苗族青年男女认识的方式有很多,但是苗族青年传统的方式就是通过知情人介绍,找媒人上门提亲,而且第一次女方家找尽各种借口拒绝,在拒绝的同时设法打听对方的家庭情况,人品等。男方来提亲时,女方是不能当面出现的,只能由叔、伯等上辈同男方请来的媒人闲谈,贺州观点-狼雨动漫谈到有切入点的时候才将话题引到提亲。另外,男方同媒人第一次来时必须带上一壶酒,还有烟。首先进门坐下就发烟,连发两次。女方家就知道是来提亲的,就会去叫叔伯到家里面来陪客人。叔伯就坐,男方媒人就去找酒杯把带来的酒一一倒上,才开始天南地北的聊,当然女方和她的伙伴们会在隔壁偷听。第一次虽然女方家没有一点同意的意思,但是在男方青年要离开时,还是要找到对方(女方)把准备好带去的信物(一般是头巾等)强行交给女方,而且收也得收,不收也要收。这样可以给双方都留下余地。

        另一只留给男方媒人自己,母鸡头母鸡卦、翅膀就依次一一分配了,但是鸡肝是要给女方辈分高的女人享用。享用鸡肉的同时,这四只鸡卦和鸡头就决定这场婚姻的命运,但是一种结果有很多解释,总之事在人为,当场是不能点破的。

        

        

        入席后,男方媒人就要分鸡肉了,首先鸡头是要给坐上席的长辈,其次是鸡卦,公鸡卦一只要给女方说话算数的人(女方是哥哥的女儿就是叔叔,女方是弟弟的女儿就是伯伯),苗族有一句话叫:“叔叔的女儿只有大伯有权嫁出去,大伯的女儿叔叔有权嫁出去”。

        让新娘很伤心,从慢慢掉眼泪到哭泣最后就放声大哭,此时新娘要抓住这位亲人的衣服不许走,亲人拿出钱来塞到她抓衣服的手里面,才放手,所有送亲的都要一一说几句。同时男方家要在女方家亲戚经过的路上设二至三个酒卡,每一处要喝双杯才能放过过,房产要让他们记住这门亲戚特别热情。

        通过这些小事就可以看出男方的聪明才智、为人处事,办事协调能力等等。在砍鸡肉的时候有一件事情很重要千万不要忘记,就是鸡卦(鸡大腿)、鸡头、鸡翅膀、鸡脚、鸡肝都要割好完整,否则这鸡不仅白杀,也暴露男方不懂礼数。鸡肉摆上桌后,男方媒人就要张罗了,要请女方辈分最高又年长的男人坐上席,叔伯、舅舅等依次入坐,男方媒人只能与女方同等辈分而坐,女人辈分再高也不能入席。

        双方都有信物,老人也不反对,这亲事基本就定了,媒人回去后就把一切情况向男方家长和族人汇报。男方家长就要准备第三次去谈彩礼(包括现金、服装、家具、酒肉等的数量),这次去至少十二斤肉十二斤酒,俗称吃头桌,男方家要去两个媒人,因为所有的东西只能凭心记,一个人会记不清,同时俩人在把事谈僵的时候可以解围,有回旋余地。

        从此大名公、二名公要把所有的事记下来,一直到娶亲时得以兑现,把媳妇取回家任务才完成。当然还有很多规矩,在谈到彩礼的时候如果有爷爷奶奶健在,要根据男方家的实际情况孝敬老人,一般是一个老人以前是三元六,后来是三十六元,当今到三百六十元。如果是妹妹先出嫁,还要有姐姐的“下台阶”费,俗称包克膝头,当然也要带六,表示六六有福的意思。[商业旅游签证][谢霆锋张柏芝复婚]

     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